甫從蜜月歸來,後甲幫的魚雁往返便在談論著淒美幫的漆彈之旅。「阿賢一同去郊遊嗎?」李媽媽殷切地詢問著。「阿賢要together嗎?」原本就是淒美幫一員的珍珍嬸也在世界帝心呼喊著我的名字。看著李媽媽早已滲入此時面臨單飛解散岌岌可危的淒美幫,我不在此時介入更待何時。我並不想日後要說著:「過去淒美幫的日子我來不及參與......」之類感性的話。為了讓日後在後甲幫能有更多共同的話題、共同的回憶,我卸下裝備,敞開心胸,帶著到底傳說中的蛋餅是什麼滋味的心情(咦?)參與了這次的漆彈行程。於是,後甲幫全員出發,住在郊區的傅班長出車,相約傅班長家。正苦於台南市區到鹽行的遙遙之路,同住東區的珍珍嬸馬上說要當白馬王子來接我去鹽行。

出發前一天,跟珍珍嬸相約9:45到我家大樓下。不料出發當天,正要出門的我熊熊有了便意。屎這小淘氣絕對憋不得,一憋之後要趕它出來它還跟你鬧脾氣。眼看著就要遲到,我還是進了便所。正在與屎拉鋸時,珍珍嬸的電話就來了。總算在我解決後匆匆忙忙到了1樓,原本要當白馬王子的珍珍嬸一秒變公主,要求由我來騎車,認為此時為非常狀況,還是由我來騎較為妥當。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願意承擔。殊不知經過幾次摔車後,我早就從飛越黃河的小黑退為謹守著10次車禍9次快的好騎士。以為還有李媽媽墊底,屎料未及這次居然準時到傅班長家。李媽媽近來工作量加遽,出門前公司還來了一堆帳要對,眼看去傅班長家的時間就要來不及了,然後就從夢中驚醒過來了。原來是場夢,由此可見傅班長平日的威嚴對李媽媽造成的影響。

總算全員到齊要出發了。100年2月1號後,小型車後座乘客強制繫安全帶,於是位於後座的李媽媽、老芃、我一上車即忙著尋找安全帶。想必這車後座是第一次使用安全帶,讓我跟李媽媽找到都撞到頭了才找到。後座安全帶非常之緊,一路上我們維持同一個姿勢,緊緊靠在椅背上,如同後甲幫的心緊緊相依。傅班長開車不算溫和,繫安全帶可明顯感受到它的重要性。前往江南度假村的路上,一車子上的人如多年不見的好友相聚(除了老芃),珍珍嬸更是情緒高漲地說著前一晚被醫師咕嘰咕嘰的鳥事。

原本跟其他人約11:00到江南度假村,卻因為我的便,使得我們這車遲到了。珍珍嬸身為此次漆彈活動的總召,卻無法準時帶領其他成員進入江南度假村,坐在車內的我感到萬分歉意。看著他在車外受大家圍剿,我心疼。同時李媽媽忙著跟我介紹車外淒美幫的成員讓我有心理準備,過去幾個月老是聽到的幾個人物終於出現在眼前,那感覺還真奇妙。而我也終於嘗到傳說中嚇一跳的蛋餅了(感謝張兄),滿懷期待咬下第一口......我想我不是這蛋餅的伯樂,政大旁古早味蛋餅依舊是我心目中的第一名。

漆彈前,我們要先來一場烤肉,我感覺到青春小鳥回來了。除了自己的姊妹淘,跟著一群不太認識的人出遊,而且還是烤肉漆彈,整個好熱血。這應該是單身青春男女的聯誼吧?!然而我的身份已經不一樣了......不過看著身邊帶著老芃的李媽媽,也不覺得自己太突兀了。這種感覺真好,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了。感覺很好,烤物還好。我已經習慣牡羊座居酒屋式的燒烤,那些半生不熟卻又帶點焦的結果已經很久不見了。我也預見會有這種狀況了,若原錠早就傳好了。不過吃了蛋餅,好像也飽得差不多了,唯一還能讓我有點慾望的只剩羅勒普羅旺斯小羊排還有被誤認為杏鮑菇的蕃薯。未料,讓我癡癡盼望的普羅旺斯小羊排居然有著有著咬不斷理還亂的筋,咬得我整個人很喪志。儘管如此,我還是感謝那位幫我照顧羊排的歌王陳輝文。

烤了一個段落後換手,我們這群人先四處晃晃。晃完之後回去烤肉區繼續勉強解決一些食物。其實烤玉米還不錯,仿杏鮑菇的蕃薯也滿好吃的。意思意思之後,我們就準備前往漆彈,進行本日的重頭戲。

換裝後,教練提醒一些注意事項就給我們子彈先射把練習。槍很重,也不太知道要怎麼瞄,一切只能用心去感受。分成兩隊,我被派去鐵桶區,第一場我沒被打到,看來鐵桶是個很安全的屏障。除了鐵桶,尖山埤水庫字樣的灌木也是重要庇護。因為葉子修剪得很整齊,探出頭發射子彈的敵軍很像要打地鼠。第一場很快就結束了,子彈一下子就沒了。因為教練看不下去我們這隊的表現,於是給了我們一些建議。第二局我們場地對調,換了場地後我只剩兩個鐵桶,有點不安。開始後,我便一心一意對著同一個目標打算直到他倒去才換標的。沒想到我瞄準的目標是老芃,還被教練提點那是小孩別再射他了。最後我這個方向可以射擊的敵軍都沒了,教練要我下水溝做掩護攻擊。下水溝真是不智之舉,一躍而下我有腿軟的感覺。水溝低,得呈現蹲跑的姿勢前進煞是累人。從水溝上來後精神已渙散,竟躲在一個非常容易被射擊的鐵桶後。馬上先是一發子彈打在我的中指上,接連又一發打在大腿內側上,之後一直有子彈往我這邊飛來,我都不曉得自己死了沒。確定自己沒死後,因為沒子彈了,趕快又跑回灌木區取逝去隊友的子彈。到這邊,我已經精疲力盡了。看著一旁因腰傷只能拖行的珍珍嬸,直覺得這裡是殘兵區吧。第二局感覺好久,怎麼還不吹哨啊......我勉強射了幾發,終於把子彈都用完了,退出戰場。最後莫名其妙我們這隊居然贏了。

結束之後,大家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去卸裝備。敵軍李媽媽分享她跳下水溝的感想,認為在水溝實在太難前進也太難找庇護,發現穿著牛仔褲能蹲的程度有限,又馬上跳回草皮上。媽呀我居然還在水溝內蹲走,想到一度腿軟又因為爛泥巴而滑了一下(還好沒倒),覺得跳下水溝真的是失策。不管怎樣,我們都活著回來了。(不然呢?)

漆彈結束後,轉往東山鴨頭藍色鴨子,一整天心不在焉不時接電話的張兄以及其他只想玩漆彈的彈友們此時就先行離去了。上次來東山鴨頭是跟阿腫來的,那也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遠目)。沒人約的話,大概也不會再來此地了。帶著藍色鴨子去吃有名的粉圓,但是粉圓沒了只剩豆花。吃吃喝喝以為結束了,沒想到殺出個要去買包子,很豐富的一天。各自解散後,後甲幫這一車直搗傅班長家。李媽媽拿出典藏再典藏的半島鐵盒跟大家分享,我們圍坐在傅班長好不容易在房間清出來的一個角落,暢談著這陣子彼此發生的趣事與人生體悟(我們好感性)。席間傅班長還應我跟珍珍嬸的要求,端出了兩碗熱湯。雖然只是杯湯沖泡出來的,但是難得讓傅班長做這樣的事情,不僅暖了我們的胃,也暖了我們的心。 我們聊得盡興,老芃在旁邊不時跟媽媽說還想玩漆彈......(還好有漆彈,不然換來的應該是招牌結屎面吧)

後甲幫&淒美幫@江南度假村.JPG
(右三是淒美幫的小妹,如果我是男的,我會想追她。左一,這只是伏筆。)

江南度假村.jpg
(左上- 我們包場。右下- 漆彈場。右上- 前往刑場,噢不,是戰場。左下- ......)

漆彈.jpg
(右上- 她們之間到底有什麼糾葛,而且到場上他真的射他了。)(是射子彈。)(有人想歪嗎?)
(左下- 其實草後面有椅子吧......)

感謝李媽媽提供圖二&圖三的照片。

, , ,

阿賢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李媽媽
  • 我們真是熱血的偽年輕人
    經過此次漆彈洗禮
    待何年何月何時我們才能再一起被射(漆彈)

    阿賢文中四度提到李媽媽
    雖然提及的地方皆出現於墊底.突兀.水溝
    這些較低劣的地方
    但我還是很開心
    我的表現 深深烙印在你腦海裡
    不時給予出場的機會

    我也是深受漆彈教練的影響
    一心一意想要來個一番壯舉(此壯舉非比那壯舉)
    但後來感想就如同你文中我所口 述那樣
    教練自認為最高超的方法
    竟讓我們像北七那樣跳下去又爬上來.....
    深受其(水溝)害的人其實不只你我
    我家老芃在一開始就一直鬼打牆似的吵著要跳下水溝
    我用三秒鐘衡量過地勢
    發現水溝的高低 老芃跳下去的話
    剛好是可以完美的撞爛牙齒跟下巴的高度
    隨即又用嚴厲的眼神 喝阻了她

    我建議 教練乾脆將水溝填滿好了
    把水溝戰術包一包拿去冰起來~~~~~~!@@#$%%^
  • 你的出場 豐富了整個行程
    少了你 就少了歡笑
    我們不能沒有你
    雖然上次我們依舊棄你去慕夏
    但那實在是萬分不得已的局勢下呀

    不愧是李媽媽
    能夠舉一反三來個壯舉
    但我好清純一開始都沒想到(水汪汪大眼)
    謝謝你的補充
    那水溝真是害人不淺
    而我居然傻傻地就下去了......

    阿賢工作室 於 2012/02/16 21:50 回覆

  • 白馬珍嬸
  • 看著妳們跳上跳下時而小碎步前進
    內心悸動萬分澎湃洶湧
    但我的活動範圍只能靠著拖行
    一直沒有離開過起點的方圓百公分
    天曉得我有多恨我自己!!(奮力捶打雙腿)

    兩位已婚婦女
    這個健康園地已被汙染至屬一級黃燈警戒區
    好歹塑造成台大夜間部的閱讀環境等級好嗎!?
    傅班長小隊長還會來督察的
    大家一起把品質KEEP住 加油!!
  • 別捶了...我心疼

    您一席話真是當頭棒喝
    品質不僅keep住 還會升級
    還請靜待清新白蓮再現

    阿賢工作室 於 2012/03/17 22: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