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抓緊短短出差兩個星期的時間,除卻搭機到賭城參展的時間還有周末,我們總共有5天的時間拜訪客人。美國時間10/10星期一下午降落在芝加哥後,取車後馬上往西南移動到辛辛那提Cincinnati 近郊(約340公里),晚上8點多在高速公路某出口的M吃晚餐。累得半死,沒什麼食慾。我們三人在M裡看著Motel折價本尋找最佳的落腳處,出門在外,天都黑了,住宿還不定的感覺非常不好。

總算在10點前,到了我在美國待的第一間摩鐵 - Red Roof Inn。老闆說只是住一晚,而且都那麼晚了,找個簡單(便宜)的地方住就好了($41.99/標準房未稅)。Red Roof Inn跟美國電影中常發生命案的便宜motel很像。跟老闆約好明早出發時間後,一進房間,我跟主管有如緊繃的橡皮筋瞬地彈回原形,整個很鬆。主管不太滿意今晚的住宿,不過我覺得還不錯,對我而言一切都還很新鮮。從台灣到美國辛苦的轉機、簡單的用餐與尋找落腳處,讓我想起以前有一段背包客的日子。那時窮,只能住Dorm(多人房),twin room的摩鐵好太多了。此時完全沒考慮我們是出差旅行,並非背包客自助旅行。

主管早早就戴眼罩在床上準備入眠,允許我開著電視,她(單身女子)在家常開著電視睡著。我其實很少看電視,她這麼一說倒提醒我應該要看一下美國的節目。此外,我也可以自在地整理行李,塑膠袋的窸窣聲主管也說沒關係。行李一打開不是排整齊的收納袋而是塑膠袋,感覺就是個窮酸業務,大概也不好意思對我要求太多。梳洗換裝後,我看了一下電視,約12點便熄燈睡去,一覺到天亮,起來時精神很好。隔天吃星巴客早餐才發現,原來主管跟老闆都受時差之苦睡不太著。明明很累卻無法入眠,真是太痛苦了,還好我沒有這個困擾。

星期二拜訪完辛辛那提的兩組客人後,往東北東約400公里的Ashland,找到第二晚的摩鐵 - Ashland Inn & Suites,明顯比前一晚的紅屋頂好很多($49.99/標準房未稅),還有含早餐。往Ashland的路上我們去沃爾瑪Walmart買水果,老闆還買了退黑激素要來調時差。看到渥爾瑪我很興奮,畢竟台灣沒有渥爾瑪啊。主管很受不了我這個台灣俗,渥爾瑪在美國很普遍,日後要來的機會多得是。但我們錯了,去美國的兩個星期,我們就進去這一次而已(泣)。早知道就多買一點東西...... 

, , ,

阿賢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