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待的公司,每年老闆都會去美國出差1到2次,每次大概會帶2個業務。出差是個很好的學習機會,聽到去美國出差總覺得可以順便出國玩。然而每次被點到要出差的業務都愁容滿面,因為我們公司的出差像修練,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回台後老闆會降大任於斯人,一堆累積的業務等待處理又伴隨著接踵而來的事務,時差還沒調回來就要馬上跳入如火如荼煉獄般工作狀態。

年中,老闆正在決定年底的拉斯維加司扣件展要帶的兩枚業務。我主管是固定班底,她推薦我一起參展。我感謝主管的愛戴與賞識,雖然老闆質疑問到:「她行嗎?」我主管馬上回說:「她可以的。」因為參展前要先拜訪客戶,一路上我們需要開車,路途遙遠需要換手。我的開車技術遭到質疑,我不怪老闆,因為我也很納悶我主管對我的信心從何而來。「這段時間你多練一下開車。」主管告知我要出差後丟給我的一句話。

我一直覺得開車不難,是個熟能很容易生巧的技能。知道要去美國開車後,有開車機會就緊抓不放,開了阿腫或阿雄的車,去工廠拿樣品協調事情也自告奮勇當司機。然而截至出發前,我對自己的開車技術還是沒把握。不過我堅信"We are what we pretend to be." 我最在行的就是 - 「就算不太會也要裝得自己很行,裝久了就是你的了。」換了國際駕照,取得了老闆跟主管的信心,我得以馳騁在美利堅和國......1.5個小時。雖然一開始我車速太快又急轉彎,搞得大家捏了好幾把冷汗也就算了,還讓後座的目錄摔下來砸在主管身上,但半小時之後,車上清醒的只剩我。另外兩人不是被我嚇死,是睡著了。待老闆一覺醒來後,他不忘緊抓著holy shit bar,讓我開了10幾分鐘後小心地以不傷我自尊心的溫和口吻說:「下一個出口出去,我來開好了。」國際駕照250元,全程我只開了1.5小時。開車不難,難在乘客。不過事後我主管很感謝我那1.5個小時,因為他那時很愛睏無法開車,是睡蟲上身的時刻,老闆也是。

這次出差的路線是:Chicago(A/E)-Cincinnati(B)-Cleveland(C)-Grand Rapids(D)-Chicago(E) 以上開車 - 搭飛機往Las Vegas(F) - 搭遊覽車往Los Angeles(G)

,

阿賢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