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來阿公進進出出醫院不少趟了,他總說沒效了要走了。阿公像個放羊的孩子,我們也習慣他的自憐自哀。有次阿娘帶阿公去看醫生,醫生說阿公老毛病吃個藥就可以減緩症狀了,阿公連忙問阿娘醫生說了什麼,阿娘對著重聽的阿公大聲說無要緊還搖搖手示意,然後只見阿公嘆了一口氣說:「我丟哉磨蒿啊」。儘管阿公對自己的病情相當悲觀,但還是很認真在吃藥,而且頭腦很清楚什麼時候該吃什麼藥。然而剛從診所領回的慢性病用藥還沒排進藥盒,來不及用藥的阿公這次不當放羊的孩子了......

今年九月初,阿公進入加護病房,身體狀況相當不樂觀,不插管喘不過氣。習慣阿公進進出出成大醫院,總會逢凶化吉回到我們身邊,我還跑去花東玩了四天三夜。從花東回來後阿公仍在醫院,那晚我在廚房的桌上發現葬儀社的名片,發覺有點不對勁卻仍樂觀地覺得阿公還是會回來。直到去醫院看到阿公的樣子,水腫的身軀虛弱地躺在病床上,這次要脫離險境的機會很渺茫。對於高齡近來身體又諸多不適的阿公,家人決定不作積極的治療,隨著器官的衰竭,佛祖來接阿公的日子也不遠了。望著插管的阿公,讓他離去也許是最好的選擇。阿爸決定在中秋節前的星期一拔管,很大的可能是阿公喘不過氣就過去了。

拔管前的那個週末猴子回家了,還請了星期一的喪假(結果放了颱風假)。拔管前一天,我們全家人一起去醫院看阿公。阿爸要我們一個一個在阿公耳邊跟他說我們來看他了,雖然我有點懷疑阿公還記不記得我(家裡小孩太多),但還是去叫了。叫阿公的聲音哽咽,原本噙在眼眶的淚水終於落下了,場面哀戚搞得平日堅強的阿爸也禁不住掉淚了。阿公果然比較惦念長孫米,米跟他女朋友叫完阿公後,淚水就從阿公的眼睛滲出來了。

星期一一早七點爸媽跟米就去了醫院,我跟猴子還有米的女朋友在家等待。葬儀社的人在一樓客廳架起簡單的床鋪,接著老姑姑大姑姑也來家裡。等了好久,米從醫院打電話回來說不拔管了,阿爸在拔管前還是退縮了。媽一直想讓阿公過完中秋再走,阿爸雖然不忍心看阿公繼續在病床上受折磨,卻也無法漠視媽的話語。雖然拔管是遲早的事,但姑姑們一得知當天不拔管卻像是鬆了一口氣,好像今日不拔管阿公就會好。之後阿公的狀況的確稍微穩定了一點,就這樣過了中秋節。

阿賢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